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官论坛法苑文化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公告党建园地

 

网络订餐配送骑手送餐途中撞伤人责任谁担?

发布时间:2019-06-18 10:32:08


    

    当前,随着网上订餐送餐服务的平民化、常态化,网络订餐配送骑手越来越多,现实中,若骑手在送餐途中致人损害,责任应由谁来承担?

  近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结一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法院终审认定配送外包公司与骑手之间名义上是合伙关系,而实际应是雇佣关系,故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原审被告配送外包公司支付原告郭某107469.44元、支付骑手杨某垫付的7323.5元。

  2018年4月23日17时25分许,骑手杨某穿戴“饿了么”工作服及头盔,骑乘有“饿了么”配送箱的电动自行车,在送餐途中与行人郭某相撞致其受伤,交警部门认定,杨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之后郭某经鉴定为十级伤残,住院治疗花费数万余元,期间杨某垫付7323.5元。

  法院一审查明,骑手杨某与配送公司成都某物流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杨某与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为商业合作关系,双方对配送费按比例计算,杨某在送货时造成的任何损失由其自己承担,因配送业务具有高度危险性,双方协商由公司购买商业险,公司为投保人,杨某为被保险人,但每月保费65元由杨某自行负责等。

  另外,上海某信息公司委托一公司与上述物流公司签订《蜂鸟配送代理合作协议》约定,授权物流公司使用“饿了么-蜂鸟配送网络平台”在成都市范围内经营蜂鸟配送业务,信息公司与配送公司的员工之间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员工在工作期间出现的任何事故,一切责任由外包配送公司自行承担。骑手归属配送公司,与配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劳务关系或雇佣关系等。

  此外,上述配送公司作为被保险人在平安上海分公司处有限额40万元的雇主责任险,雇员姓名为杨某,保险期限从2018年4月17日到2018年5月16日等。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各方认定的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损失为114792.94元。上述配送公司根据协议取得“饿了么-蜂鸟配送网络平台”在成都区域内的代理权,即获得使用“饿了么”相关标志的权利,杨某穿戴、使用“饿了么”标志的权利是来自配送公司,因此上海某信息公司不承担相关赔偿责任。配送公司与杨某虽约定双方系合作关系,而实际双方行为完全符合合伙的特征,故双方应承担连带责任,扣除杨某已垫付款项,最终判决杨某、配送公司还应向郭某赔偿107469.44元,至于配送公司与保险公司之间的保险合同纠纷,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配送公司应当另案诉争。

  宣判后,杨某不服提出上诉。成都中院二审认为,一审认定配送公司与杨某系合伙关系不当。因为依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合伙需对合伙人的出资、盈余或利润分配、债务或亏损分担、入伙、退伙等内容作出明确约定。而该案中双方并无关于盈余或利润分配、债务或亏损分担、合伙事务办理、退伙等其他约定,结合双方费用结算支付情况等,上述双方之间应属雇佣关系。因此郭某的损失应由配送公司承担,为减少当事人诉累一并处理杨某垫付款项,故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法官说法■

  成都中院承办此案的法官孙睿表示,根据对“饿了么”平台的了解,目前其用工模式大致分为三种:一是直营模式,平台直接与劳动者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但这种模式用工成本高、所占比例低;二是APP众包骑手,外卖员可以通过外卖平台关联的APP如蜂鸟众包注册成为骑手,自己选择时间接单配送;三是外包或者代理商骑手,外卖平台将某一地区的配送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公司,由第三方公司与骑手签订劳动合同或劳务合同。

  该案系上述第三种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骑手为抢时间,增效率,经常出现超速违反交通规定等行为,因此当前订餐配送中的交通事故也频发,相关矛盾纠纷也处于高发状态。该案中,从表面上看,双方约定为合伙关系,但实际上外卖员需接受公司的管理,具有人身依附关系,工作内容系向外包公司提供劳务,也属公司经营活动的一部分,双方应成立雇佣关系。因此,雇员在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由雇主配送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这样认定,既可较好保护受害人的权益,而配送公司又可对此高风险通过及时投保等进行转移,减少自身损失。

文章出处:人民法院报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